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68章 何时暖霍成泽番外5(大结局)(1/2)

何时暖说的家便是她父母和哥哥的墓园。

那个时候霍成泽找人把这里修缮了一番,不似多年前那般杂草丛生,虽然是数九寒天,但上面除了覆盖一层薄薄的白雪之外其他并无任何的杂物。

何时暖把带来的酒和果品糖果拿出来,爸爸当年爱喝酒,喝多了就会把她驮在肩膀上撒欢儿地转圈,后面妈妈则担心摔到孩子,亦步亦趋的张开手臂接着。哥哥则是喜欢糖果,那个年代糖果很是难得,好不容易得到一颗,比她大了两岁的哥哥就会剥开填进她的嘴里,然后一个劲儿地问她甜不甜,好不好吃。

好吃呀哥哥,我这一生,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糖果了。

霍成泽蹲在一旁一言不发地帮她摆开碟子,看着她眼里蓄满眼泪的时候,他找出帕子给她擦了擦,依旧没说什么。

何时暖这一回说了很多话,其实都是生活的琐事,没什么新鲜的。包括这次来到这里,也是她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做了一个梦,梦醒时分觉得胸口透不过气,这才想着来看看。

她现在的生活真的是无可挑剔了,按照流行的说法,就是什么人生赢家。

早些年她在人生的赌局当中输的一败涂地,好在她没有放弃,被打垮了,那就再站起来。她不是赌徒,她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轻易地被命运踩在脚下。

过往的一切如云烟一般,现在偶尔想起来也只是失笑。

但是人活着嘛,总是要有那么一股劲儿吧,哪怕是走到了一个死角,抬头看看,说不定也能瞧见一堵矮墙。

“爸妈,哥,我现在真的过的很好,也想让你们知道我过的很好。昨天晚上我梦到你们了,梦到了我们还坐在天井里一起吃饭,天儿很热,吃完饭之后爸爸就抱出一个大西瓜,最甜的瓤留给我。瓜特别甜,真的特别甜……”

……

回去的路上,何时暖的手一直被人牵着,她浑身的温度偏低,但是男人的手宽厚又温热,经由掌心传来的温度一路向上,竟然也驱散了她身上的些许寒意。

他们是开车过来的,乡间的小路有些不平整,车子也有些颠簸,霍成泽只得放慢车速。

直到车子驶离村落,驶向县城,今天一直沉默着的他才开口说了句:“你家人的案子去年已经判了,死刑,年底就给枪决了。”

这件事何时暖也知道,当初害得她家破人亡的那个纵火犯,其实她也认识,是她父亲多年前的好兄弟,因为分地的事闹的不可开交,两家因此就断了交情。

可那人心怀怨愤,总想着找个机会好好教训对方。其实他也没想着把一家给烧死,只是看着火势慢慢起来,他也害怕,磕磕绊绊地逃回了家。

这一逃,就是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何时暖已经说不上到底恨不恨那个人了,所有的痛苦都没有办法弥补,所有的遗憾都没办法重来。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当人心生恶念做出恶事的那一瞬间开始,一切的恶果都将会由自己承担。

无论是法律的严惩,抑或是半生的恐惧折磨。

正义偶尔迟到,但总会到来。

何时暖想,曾经她以为昏暗无比的这个世界,已经愈发地澄明起来。

……

日子这样平静又祥和地过去了五年,Sofia已经从美国的学校毕业,回到了南城,投身于她喜欢的新闻行业。

而Angela呢,慢慢也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因为长得漂亮学习又好,班里好多男生都很喜欢她,她便时常在电话里跟妈妈抱怨,要怎么摆脱那些讨厌的男生啊。

何时暖闻言就笑问她:“为什么觉得他们讨厌?”

“他们长得丑啊!跟爸爸一比,真的是差远了!”

为此,何时暖在私下里没少数落霍成泽,说他把女儿的审美标准拉得这么高,以后什么人能入得了她的眼啊!

只是转头她又去教育宝贝女儿,说男人的皮相不重要,关键是人品性格。

Angela听完则反问她:“妈妈,那你是喜欢爸爸的长相,还是人品性格啊?”

何时暖:“……妈妈都喜欢!”

家里最小的小家伙现在已经整天出去疯跑了,跟肖若晴家的小豆丁也成了好兄弟,碰到一块的时候头碰头玩得不亦乐乎。

肖若晴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挺好的,只是时间长了愈发觉得有些不对劲。

终于有一天,她趴在何时暖的肩膀上,表情语气都很复杂地说道:“时暖,我觉得现在咱们两家成为亲家,也不是不可能啊。”

何时暖还是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接着就是脸涨得通红,半天说不出话。

等两家的男人也知道这层意思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都气疯了。

秦钦:“肖若晴,你以后能不能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

霍成泽:“以后不许再带我儿子去找秦家那个小子!!!”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傅先生,旧情难却谋爱成婚绝对掌控武侠龙套的逆袭戏子缘来是你,霍少的隐婚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