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零六回:霍辰会见何皇后张让失言惹祸身(上)(1/1)

“在下荆州刺史霍辰,拜见何皇后!”霍辰面带微笑,看着何皇后说道。

何皇后刚刚听张让提起霍辰 ,这一下就见到了其人。更不想这所谓的荆州刺史,人人乐道的长沙太守,竟然是如此的年轻!那说不上帅气却清爽的脸上挂着的淡淡的笑容,让处在还二十出头的何皇后,竟奇迹般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了心跳。这是和灵帝相处时,从未有过的感觉。

“你就是霍辰?!”何皇后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吃惊地看着霍辰说道。

“不错。正是在下!”霍辰仍旧脸上挂着笑意,点着头说道。

忽然,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在霍辰身边响起,只见一旁的张让终于开口说道:“霍大人,你来得正好!在下张让,久闻霍大人威名,今日一见,竟不想霍大人是一位如此年少有位的英雄!”

“哦?”霍辰闻言一愣,随即看向一旁的张让,颇有有些吃惊。心想你这个败坏朝纲的宦官居然还活着?霍辰心里虽这么想着,但还是语气怪异的笑着说道:“原来是张大公公啊,久仰久仰!不过,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张让听到霍辰的语气有点不对劲,心里不由一阵忐忑。望着霍辰,忽然像是下了决心一样,说道:“霍大人不要介意。赵忠虽然谋反不成功,但是大人却成功了。想来大人能有今天的成就,我想这也离不开赵忠为大人提供的方便吧?”

“哦?”霍辰听了张让的话,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接着便说道:“张大公公此话何意?莫非你认为赵忠谋反,和我霍辰也有关系咯?”

张让听到霍辰不温不火的话语,全身不由一震,背后立时冒了冷汗,连忙说道:“霍大人不要误会!在下绝没有这个意思。在下只是觉得,大人身为地方官,擅自带兵进京,乃是有违先王之法的。就算在下不敢认为大人和赵忠有关系,可是,其他的大臣只怕不得不对大人进行非议啊!”

霍辰闻言,脸上却是露出淡淡的笑容,仍旧是用不温不火的语气说道:““听你这么说,倒是你在为我的处境考虑咯?”

霍辰说完,忽然脸色一变,大声道:“灵帝在时,尔等败坏朝纲,误弄天子,以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赵忠谋反,尔等同为十常侍,定是有干系在身。败乱朝纲,同流合污,意图谋反,此等重罪,足够灭尔等九族!”霍辰说完,接着对一旁的典韦说道:“恶来,把张让这宦官,全部给我带去关押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一个都不准放走!”

“是,主公!”典韦闻言,大手一招,身后的亲卫立即上前连托带拽的就拉着张让一干人望外走。

张让当场就吓傻了。刚刚还一脸笑意的霍辰,这一下的变脸简直比变天还快。刚刚还安安稳稳地坐在这里,下一刻居然就要进牢房去了。这让张让等人如何不心惊。于是便听到被拖着往外走的张让怪叫道:“皇后娘娘饶命啊,小的无罪啊!”说完,又大声说道:“霍辰,你有什么权利抓我!你私自带兵进京,乃是违反先王法令的,按理应当把你抓起来的!皇后娘娘,救一救老奴啊!”

何皇后也没料到霍辰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想到自己有如今的地位,的确离不开这些宦官的帮忙,不由犹豫道:“霍大人…我想他们都是无辜的,你就放了他们吧?”

不知是因为知道灵帝死了,何皇后失去了往日的威严。抑或是别的什么原因,何皇后第一次对人说话如此“温声细语”,如此“客气”。就算是灵帝在时,只要何皇后随便耍点小性子,灵帝就拜倒在她的裙裾之下。但是今天,连她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何时说话这么客气了?难道因为面前这人是霍辰,是第一个让自己心跳的男人?何皇后都不得而知。

霍辰却好像没听到何皇后的话,等典韦把张让他们都带走后,这才找了个座椅坐了下来。随即才看向何皇后,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慢悠悠地说道:“何皇后,张让有没有告诉你,灵帝已经死了?”

何皇后对于霍辰的“无理”之举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生气的表情。就算她想,只怕现在也已经没了资格。听了霍辰的话,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悲伤的神情来,虽然何皇后和灵帝没有感情,但毕竟也是相处这么久的“夫妻”了,灵帝死了,要说何皇后不伤心,那时假的。但是偏偏何皇后其实心里又希望灵帝早点死,那样,他就可以立她的儿子为皇帝了。但是,现在的情况却让她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她忽然觉得,灵帝死了,自己似乎顿时觉得少了点什么。

“张让已经对我说过了。” 何皇后目光不敢直视霍辰,眼神颇有些无彩地望着地板说道。末了,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接着便说道:“霍大人,你有没有看到我哥哥何进。我听张让说,他在此之前曾带兵来了皇宫,而且赵忠也是我哥哥的手下杀的。”

“嗯?”霍辰听了何皇后的话,微微一愣,随即奇怪道:“张让告诉你灵帝死了的消息。难道没告诉你,你哥哥也遇害死了?”

但霍辰说完这话,就觉得自己失言了。果然,何皇后听到霍辰的话,顿时满脸震惊道:“什么?!我…我哥哥他,他….”何皇后终于再也承受不住了,就这样失声痛哭起来。是的,一个人一天承受一次巨大的打击,就已经可以让他有轻生的念头。更何况还是接二连三的打击呢?更何况,这打击还是加在一个女人身上呢?

霍辰也知道自己失言了,看到在床边泣不成声的何皇后,心里也是一阵纠结纳闷。于是转头对一旁的田丰和沮授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待会儿等她恢复过来,我好好跟她谈谈咱们的事。”

田丰和沮授闻言,也知道自己呆在这里也无事。于是点点头,一起离开了。

等田丰和沮授离去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了霍辰和何皇后。霍辰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就这样静静地坐在那里着,眼睛看着一旁桌上的盘子里的几件陶瓷茶具,伸手拿出一只在手里把玩,又像是在欣赏一件工艺品一般。对于一旁仍旧在啜泣的何皇后,似乎是聪耳不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重生在民国之启示录到了异界就是超人游戏主神养成指南影视位面毁灭者造物主神的创世笔记男主和狗带不得不说的二三事